萤火不温风

无缘何生斯世,有情能累此生。

【楼诚】玫瑰星球


01

明楼独自居住在一颗小行星上,这是一颗玫瑰色的行星,随着自转角度的变换,玫瑰色也深深浅浅地转换,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这里会是一个拍婚纱照的好地方,可明楼就是那个条件,所以这里没有飞行器降落。明楼偶尔应邀出远门演讲,大部分时候在书房内做演算,他是一个人类学家,这个时代的人类学家不再研究人类的生理生活或是社会活动,而是控制人类的进化过程,因此他的工作也可以称为人类设计师。宇宙中的资源充足而分散,不再需要竞争,因此人为调控进化过程也就更为重要,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利用不同的能源,有的停留在太阳系晒太阳,有的漂流在星球外捕捉宇宙射线获取能量,人类也不再需要从幼年到老年的成长,只要按照设定好的基因在孵化室内快速进行细胞编程性成长,在到达预定的出生地,从孵化室出来之后就可以开始体验自己的一生。

人类设计师非常稀少,只有当上一代的人类设计师观测到自己的体征趋向衰亡时才会着手开始设计下一位人类设计师,他们在这件最后的作品中往往会加入自己偏好的一些元素,与自身相似或完全相反,使之成为他们这一生最成功的作品。飞行器在相当于一个人寿命的时长内飞行的行程称为一个生命时,以人类设计师居住的星球为球心,一个生命时为半径的球形空间称为生命场,一个生命场内往往只有一位人类设计师,因此从没有人类设计师能与另一位人类设计师相遇,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份最孤独的工作。

02

明诚也是一位人类设计师,他的星球上开满了向日葵,这种古老的地球品种是他的某一位前辈带来的,意外适应这颗星球的环境,每年白昼增长时向日葵就会次第绽放,很多人乘坐飞行器前来欣赏,明诚来者不拒,工作以外的时间他喜欢听别人谈一谈他们的生活,增加他的设计素材。他工作起来很专注,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偶尔的休闲时间喜欢用来画画,他画很多人生活的片段,有些挂在他的工作室内,有些随手送人,偶尔有一天一位警察朋友回送给他一幅画,画上是一颗玫瑰红的星球。明诚从未见过那样一种红,似乎是有热度的,炽热得像熔岩,或者云层之上的阳光,让他禁不住要伸手去摸,警察坐在他的沙发上看着他的动作笑出了声:“阿诚哥,喜欢吗?”

明诚点了点头,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警察思索了片刻回答他:“远哥带来的,我不太清楚,似乎是他出生的那个生命场的。”

明诚不无遗憾地又摸了摸画,把画挂进了工作室里,随口问警察:“你跟你远哥怎么样了?”

警察笑出了一口白牙,很乖地有问有答:“挺好的,他每次从医疗舰回家都会重新把家里打理一下,还会做很多好吃的。”

明诚不用回头也能想到那一脸笑容,几年前警察因为任务大病一场,还让他着实担心了一阵,没想到因祸得福,上了医疗舰反而认识了出生地相隔足一个生命场的医生,从青梅竹马的单相思中走了出来,迅速陷入了甜蜜的恋爱。

“那我有点后悔把热爱美食的设定给你了,一拐都给拐到外生命场去了。”

警察笑嘻嘻地回答他:“说不定我原本没这个设定,就是因为他有一个爱好创造美食的设定,你才把这个设定给我。”

明诚否决了他的假设:“你的设定是按照向日葵来的,当人类居住在地球上时食物是人类能量的唯一来源,如果你热爱生活热爱能源,怎么能让你不热爱美食呢?”

03

于此同时在遥远的玫瑰色行星上明楼也收到了一份礼物,来自于他曾经设计的一位星际雇佣兵,这位雇佣兵先生曾经因为战争流浪到了生命场以外,遇到了一个浪漫的大提琴手,现在自愿选择定居在了别的生命场,他能利用曾经的军事训练找到一些信号干扰非常少的时刻,向明楼的行星发出一些讯息,这次他发过来的是一幅画,是古老的植物学标本画的画法,画上是一株向日葵。这种植物早已随着地球的衰落灭绝在了茫茫的时光里,没想到开花时如此绚烂可喜。他随手回了一句“谢谢”,希望对方也能收到。

来自雇佣兵先生的讯息总伴随着画,油画,素描,速写,看得出爱情对人的改变确实是巨大的,他的艺术品位与日俱增。明楼从那些画里看到了另一个生命场里的人不同的样子,与他的设计总会理性规划,充分满足人类多样性的原则不同,另一个生命场的设计师似乎偏爱阳光的形象,明楼在工作室单独用一面墙展示另一个空间场的创作,每次看到心情都会意外的好,但他也会想什么时候应该设计一部分通讯工作者在两个生命场间架起信息桥,让他跟另一位同行带一句话,“要坚守多样性原则。”

这句话有这么重要吗?

明楼真的设计出了通讯研究人员,玫瑰色的星球有了一些改变,明楼多了一些定期造访的客人,他们估算出了构架一座联通生命场的信息桥所需要的时间,几乎等同与一个人的平均寿命。

估算结果出来的那天明楼心情不太好,落日使整颗行星的红逐渐暗淡下来,似乎这种有生命的红在飞速地溜走,只有墙角孤零零的开了一朵粉红的的小玫瑰,这是一株真正的玫瑰。

04

明诚的生命场里最近发生了很多改变。

他认为他和他设计出的人们是平等的,他喜欢和他设计出的人们成为朋友,事实上明诚并不是传统上那种孤僻的设计师,他的设计师给了他一张俊朗的脸,敏锐的感知能力和聪明的大脑,只要明诚愿意,他可以是任何人的朋友。

最近他的朋友们纷纷和外生命场的人类建立了亲密友谊,弄得他几乎对外生命场的事了如指掌,当然也知道那颗玫瑰红的行星正是另一位人类设计师居住的地方。在知道他对那颗玫瑰色星球的好奇或者说好感之后,朋友们纷纷送来了有关它的各种信息,有那颗星球从早到晚颜色变化的影像资料,有对土壤和大气玫瑰红来源进行分析的学术报告,甚至还有对于另一位人类设计师本人的印象调查。

——一位温文尔雅又不近人情的先生。

明诚忍不住笑起来,人们对于人类设计师总容易产生各式各样的误解,因为他们的工作实在是太另类了,如果他们不能约束自我,轻而易举就能毁掉一个生命场,因此人们喜爱他们也敬畏他们,但人类设计师本身也是人类,退一万步说和平与生命就是编入他们基因的东西,在他看来那位先生大概是可爱的,不然他不会设计出这么多可爱的人,与他生命场里的朋友们接连坠入爱河。
人类设计师也有局限性,他们设计出的每一个人都难彻底抹去设计师本人的标签,甚至可以说代表的正是设计师本人对生活的一种选择,是由他们分裂出的意识,在这种基础上独立。明诚想他其实跟那位先生已经很熟悉了,因为无数个他正在和无数个他一起谈恋爱。

两个生命场的联系在不知不觉中密切起来,曾在星际间捕捉异兽的“船长”周凯在与另一个生命场的时间纪念物发掘者胡八一因为生意而走到一起时,周凯忍不住向明诚提议在两个生命场间建立信号基站。该想法获得了在交易界永存威慑的凯门鳄谭宗明的支持,因为他的爱人是医疗舰上到处穿梭的医生,没有什么比时刻保持联系更让人安心。头脑堪比明诚,甚至在专业领域更胜一筹的物理学家唐川立刻带队开展工作,建模后发现预计需要的时间比想象得要长,几乎就是一个人一生的长度。
朋友间的气氛有些低落。

明诚下决定:“建。”

前来商讨的人纷纷带着明诚赠送的向日葵回到了他们的星球。

05

明楼的玫瑰星球又一次被造访,前方建设小分队的人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信息甬道被打通了。

明楼站在信息甬道的端口罕见地陷入茫然,研究人员站在他旁边调试仪器,又惊又喜地向他解释:“似乎是另一个生命场也在同时间试图向我们进行信息交流,他们那边已经建设好了信息跳跃点,就像神经上的郎飞氏节,所以我们的建设速度比预想中快了一半!”

不一会儿明诚也收到了好消息,唐川穿着很正式,白衬衫配亚麻色的马甲,彬彬有礼地站在信息端口前向他介绍:“另一个生命场在同时开展信息交流实验,他们采用的似乎是构架信息桥的方式,在他们的生命场已经构建完毕,如果信号对接成功,我们的工期将会缩短一半,也就是说现在就能实现信息交流。现在我们正在信号对接。”

明楼和明诚的影像同时出现在了对方的屏幕上。

明诚有种奇异的熟悉感,让他有些想笑,可他又自觉要保持礼貌,于是率先开口:“您好,先生。”

明楼微笑着点了点头,笑意温存,似乎是也认同了这种熟悉感,自然而然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你好,阿诚。”

明诚惊奇地发现在明楼身后的窗外,玫瑰的枝条迅速攀上了窗框,深红浅红的玫瑰次第盛开。

如果他能看见整颗星球的话,他会发现玫瑰星球此刻红得惊心动魄,像一颗跳动的心脏。

附 玫瑰星球

评论(10)

热度(53)